区块链产业增长强劲 成为数字经济发展新引擎

 行业资讯     |      2022-06-29 21:51

  区块链技术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重要底层支撑技术之一,在推动数字产业化、健全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强化数字经济安全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近日,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编撰形成了《2021年中国区块链年度发展白皮书》。白皮书显示,2021年,我国区块链产业整体发展良好,产业规模稳步增长,企业实力不断展现,行业应用更加聚焦实体经济融合。

  2021年3月,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区块链列为数字经济七大重点产业之一。为积极引导我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各部委积极响应国家总体布局及规划,积极探索区块链产业发展方向;各地方完善配套细化政策,重点打造“名园”“名企”“名品”。

  从我国区块链产业规模发展看,2021年在政策与市场的双轮驱动以及元宇宙、数字藏品等热门领域的带动下,我国区块链产业加速发展,产业规模不断攀升。2021年,我国区块链持续赋能智能制造、智慧乡村、金融、政务服务等多个行业领域,产业链上中下游持续拓展,技术研发能力的提升以及区块链与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其他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融合发展,催生了一批如软硬件一体机、数字藏品、元宇宙、数字人民币等产业链新赛道。2021年,我国区块链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据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统计,我国区块链全年产业规模由2016年的1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65亿元,增速明显。

  从我国区块链技术发展看,核心数据层创新不断突破。区块链数据层主要描述区块链的数据层存储、验证以及数据关系等形态,是区块链的底层核心,数据层的演进从根本上提升了区块链的性能,且不影响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性。区块链底层结构的数据层技术发展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数据层账户新模式成为数据层结构创新的主流思路,二是以引入DAG的方式实现数据层结构创新的新模式不断涌现,三是支持大容量数据处理的交易模型不断优化。此外,我国区块链技术发展整体还呈现出密码算法创新应用逐步深入、智能合约性能不断优化、共识算法正在突破和扩展性技术创新多点开花等特点。

  从我国区块链企业规模发展看,产业链上游涉及的矿机、芯片等硬件企业,基础协议、底层基础平台等企业,中游智能合约、快速计算、信息安全、数据服务、分布式存储等企业,下游面向不同行业领域的应用类企业、产业服务类企业等,均凭借政策与资本双向利好得到长足发展。根据调研统计,截至2021年年底,我国提供区块链专业技术支持、产品、解决方案等服务,且有投入或产出的区块链企业超1600家,其中2021年新增区块链企业超200家。

  从区块链应用市场看,近年来我国区块链垂直行业应用持续拓展,应用市场规模不断攀升。据IDC预测,2021—2026年我国区块链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达73%,2026年的市场规模将达163.68亿美元。据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统计,2021年我国区块链应用落地项目共计336项,其中政务服务领域区块链应用是2021年我国区块链技术落地项目最多的领域,共87项,占比25.89%。金融仍然是应用场景最为丰富的行业领域,金融领域全年落地应用数量达82项。2021年以来,银行与金融部门进一步主导数字人民币、数字藏品等新兴市场,市场潜力不断扩大。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工业、农业等传统产业应用市场规模增速明显。数据显示,2021年工业区块链增加值规模为3.41万亿元,带动第二产业增加值规模达1.78万亿元。

  当前,虽然我国区块链产业规模持续扩大,多项技术已经取得突破,但在发展中仍然面临较多问题和挑战。

  核心技术有所突破,但技术平台发展受限。一是相关支持技术的性能有待提高。区块链技术的大范围广泛应用,需要高速数据通信网络和超级算力的支持,目前我国的网络传输效率和算力水平远不能支持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深层次应用。二是国产区块链底层平台仍需加大创新力度。当前,我国大多数的区块链底层平台仍过多依赖国外基础技术架构,被核心技术“卡脖子”的风险依然存在。三是区块链底层创新平台应用推广有待深入。

  解决方案持续更新,但场景推广性较差。一是各地区块链发展相对独立,易产生区域发展不平衡。二是区块链应用平台技术标准不统一,不利于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及行业发展。在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过程中,不同区块链应用平台采用的共识算法、密码算法、账户模型、账本模型、存储类型等技术并不统一,导致不同应用平台之间兼容性及协同性较差。三是工业制造、交通出行、建筑工程等实体经济领域可推广的成功案例较少。

  人才培养体系不断完善,但复合型人才依旧不足。一是区块链基础性应用人才的供给量不足,区块链专业基础性人才在院校及社会培养速度显著落后于区块链技术与产业发展速度。二是区块链高端人才较少,高端区块链架构工程师、算法工程师、底层开发工程师等高端技术人才缺口较大。三是区块链复合型人才短缺性明显。当前,行业内从业人员的水平褒贬不一,大多数从业人员缺乏专业的知识储备,从行业未来发展看,区块链行业中技术、金融、法律相结合的专业人才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急需补足区块链复合型人才的缺口。

  新模式新业态不断出现,但监管体系尚未形成。一是尚未建成完备的法律体系。数字货币、NFT、元宇宙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模式正处于发展热点阶段,新的业态、产业也吸引了大量的资本,在此环境下,极易造成隐私泄露等风险。因此,对于这些新业态的监管还需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体系。二是监管效率仍需加强。从区块链监管的角度来看,目前国内主要聚焦于“挖矿”“虚拟货币”,对于NFT、元宇宙等新兴业务还缺乏一定监管力度。三是对新业态的风险预判能力有待提高。

  围绕区块链产业发展、技术创新、行业应用、人才培养等方面,针对我国区块链发展面临的问题,对我国区块链健康发展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提升基础设施性能,推进创新技术成果落地应用。一是发挥政府推动作用,提高区块链基础设施性能。要坚持各地创新支持政策,加大资金投入,推动协同攻关,提高网络通信技术、算力水平等支撑区块链技术应用推广的基础设施性能。二是全面整合技术创新资源。紧盯前沿技术,加速区块链与人工智能、大数据、5G、云计算的深度融合,引领国产高性能区块链应用平台性能的突破发展。三是构建区块链开源社区,加强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应用交流。支持具有自主核心技术的开源平台和开源项目发展,构建面向具体行业、面向应用场景,拥有组件化开发平台的开源社区,推动相关前沿技术、研究成果和应用经验的共建共享,以实现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

  加强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场景可复制推广。一是鼓励区域联合发展,共建区块链协同发展模式。各地方政府可打破区域限制,建立跨省市行业服务平台,促进全国区块链资源对接,塑造区块链产业创新发展新优势。二是围绕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路径,统一区块链技术标准。明确区块链技术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方向,完善区块链技术标准,推进统一的算法、模型和存储方式。三是持续探索区块链在实体经济领域应用场景落地和案例推广。

  完善人才培养体系,提高人才培养能力。一是贯彻落实教育部印发的《高等学校区块链技术创新行动计划》,重视区块链基础教育,扎实区块链人才培养的基础。二是注重高端区块链技术人才的培养与引进。三是加快区块链复合型人才的培养转化。依托区块链实验室、人才培训基地等对互联网、金融、法律等行业的从业人员开展区块链技能培训,使之形成对区块链技术的系统化认知,以加快培育具有扎实技术理论知识、丰富行业从业背景的复合型人才,更好满足区块链行业融合发展的岗位需要。

  强化安全监管体系,推动区块链健康发展。一是建立健全区块链法律体系。二是引进监管科技,提升监管能力。数字货币、NFT、元宇宙等区块链新兴产业的交易量巨大,迫切需要在传统监管体系中引进科技力量,不断提高监管效率,降低监管成本,实现人为监管模式向自动化监管模式的转变。三是提高对区块链产业安全风险预判能力。